在主持节目上能污过费玉清的大概就只有他 三三有梗

  三三有梗,一档无梗不欢的日更栏目。不、不客观、不中立的梗直态度,为你解读这个不、不客观、不中立的世界。本栏目由网易主编王三三出品(号:wangsansan817)。

  事情是这样的 ,在综艺节目《明星大侦探》里,浓眉大眼的撒贝宁老师一本正经地把车开上了秋名山。

  当时的白敬亭是驼脸懵逼的。然鹅,在后面撒贝宁问另一对嘉宾魏大勋和鬼鬼“有没有实质性的人生约定”时,白敬亭脱口而出:“为幸福而鼓掌是吗?”。不得不说,撒老师的教学很可观。网友们强烈要求他“跟费玉清一起开新节目”。

  费玉清讲段子是怎么污怎么来,撒贝宁反其道而行,怎么一本正经怎么来,这样的开车方式让三三想起了王小波。

  滚床单在古代又称“敦伦”。王小波在《黄金时代》里写,王二和陈清扬两人脱离集体了一段时间,后来被领导要求写交代材料。王二在材料里这么描述:自己和陈清扬说“咱们敦敦伟大友谊如何?人家夫妇敦伦,我们无伦可言, 只好敦友谊”。把领导看得一头雾水:来来来你告诉我,什么叫“敦敦伟大的友谊”?

  俗话说的好,老司机不,就怕老司机有文化。今天,三三就来严肃分析一下,高段位老司机们都是如何在飙车这项运动上赛出风格、赛出水平的。

  唐末诗人司空图在《二十四诗品》里讲,所谓含蓄,就是“不着一字,尽得风流。语不涉难,已不堪忧。”意思是作诗也好,行文也罢,神韵首先是摆在第一位的,要让读者品出“韵外之致”和“味外之旨”来。在措辞上没有苦大仇深的句子,但蕴含在字间的忧患就足以让人唏嘘不已。

  开车同理。在措辞上一本正经平平无奇,没有不可描述的词语,但细思极污,让人脸红心跳,方显段位之高。

  比如李盛《漂洋过海来看你》有一句歌词是“陌生的城市啊,熟悉的角落里”。你想想,在一座陌生的城市里,只会有熟悉的人,怎么会有地理意义上熟悉的角落呢。这样的词不知道比“汹涌的爱扑着我尽力乱吻乱缠”高到哪里去了。

  所谓“双关”,是指在说话的时候,把一句话真正的含义模糊掉,怎么理解都可以,引人浮想联翩。

  在这件事上,三三只服一个人,就是张爱玲小说《倾城之恋》里的男主角范柳原。

  有一次,浪子人设的范柳原对女主角白流苏说:“我陪你到马来亚去。”流苏问:“做什么?”柳原道:“回到自然。”又补了一句:“只是一件,我不能想象你穿着旗袍在森林里跑...不过我也不能想象你不穿着旗袍。”场面一度非常暧昧。

  范柳原说完这句,流苏的第一反应是沉下脸来道“少”,明显是一种听了荤段子后又羞又恼的状态。

  但范柳原的解释却是“我这是正经话。我第一次看见你,就觉得你不应当光着膀子穿这种时髦的长背心,不过也不应当穿西装。满洲的旗袍,也许倒合适一点,可是线条太硬。”成功把话题转移到穿衣搭配上,仿佛当初的意思是“不穿着旗袍而穿其他衣服”,是流苏会错意了,玩儿得一手好双关。

  这段话其实还有一个点非常值得玩味。世界那么大,为什么范柳原只想带流苏“回到自然”?

  张爱玲在后面还有一段描写。柳原道:“在上海第一次遇见你,我想着,离开了你家里那些人,你也许会自然一点。好容易盼着你到了香港.....现在,我又想把你带到马来亚,到原始人的森林里去......”他笑他自己,声音又哑又涩,不等笑完他就喊仆欧拿账单来。

  声音都“又哑又涩”了,显然想到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。为什么范柳原想到去森林就“突然兴奋”呢?

  因为原始森林这个意象,本来就和滚床单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“巫山云雨”是什么意思你懂的,但在中国古代,比“巫山云雨”更早出现的一个典故叫“桑林云雨”。

  根据人类学家对原始部落的考察,当时的男男们往往会在社祭活动上啪啪啪。一是因为古代为生产效率会实施“性隔离”,青年男女在日常劳作时相见无门,只有在“社日”才能尽情娱乐。二是因为他们认为啪啪啪能刺激作物生长,获得来日的丰收。所以社上的树林,就成了最佳的幽会之地。

  虽然各诸侯国在社上种植的树木不同,社祭名称各异,但都是啪啪啪的场所就对了。《墨子·明鬼》云: “燕之有祖, 当齐之有,宋之有桑林,楚之有云梦也。此男女之所属而观也。”

  《楚辞》说大禹与涂山之女私通于台桑,所谓“台桑”,就是桑林之台,也就是社。

  《诗·鄘风·桑中》:“云谁之思?美孟姜矣。期我乎桑中,要我乎上宫,送我乎淇之上矣……”讲的就是一位男子应约赴桑林会见“美孟姜”时的情景,意思是“约我等待在桑中,邀我相会在上宫,送我远到淇水旁”。“桑中”即 “卫地桑林之社”,是男女约会之地。

  所以说在古代,桑林是和啪啪啪联系在一起。范柳原反复强调带流苏去原始森林里,隐喻得不要太明显。

  说回到《倾城之恋》。还有一次,流苏和范柳原抱怨周围人误会了他们的关系,总是叫她范太太,让她很苦恼。范柳原的回答是“唤你范太太的人,且不去管他。倒是唤你做白小姐的人,才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呢。”流苏色变。柳原用手抚摸着下巴,微笑道:“你也别枉担了这个虚名。”

  我们得知道流苏为什么“色变”。在这个时候,范柳原还是一直在苦苦追求流苏,但流苏并没有接受他的告白。在这之前,流苏被范柳原接到了香港,安排在浅水湾的旅社里,范柳原住在流苏的隔壁,但两人经常一起出入旅社,所以被周围人误会。

  流苏只是随口抱怨,但范柳原的宽慰明显话里有话。尤其最后那句“你也别枉担了这个虚名”,不是在暗示生米快点煮成熟饭吗。

  做的事情不可描述,感觉还是可以描述的。把滚床单的感觉和“烟火”“温柔”这些小清新的词一连缀,也是优雅开车的一个思 :

  我记得你在背后,也记得我颤抖着,记得感觉汹涌。最美的烟火,最长的相拥。——《我怀念的》姿

  手不是手,是温柔的,我这颗小星球,就在你手中转动。——SHE《superstar》

  家具和镜子都不复存在。我们两人中间没有钢剑相隔。时间像沙漏里的沙粒那样流逝。地荒的爱情在幽暗中荡漾,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占有了乌尔里卡的形象。”